当前位置: 西港信息门户网 > 综合> 电子平台建设_「热门回顾」企业医院剥离进入尾声府

电子平台建设_「热门回顾」企业医院剥离进入尾声

发布时间:2020-01-11 17:10:51 人气:4747

电子平台建设_「热门回顾」企业医院剥离进入尾声

电子平台建设,企业医院剥离虽未至大限,但自2018年以来相关政策收紧明显。社会办医近年来发展明显,据统计床位数破万的医院集团已达到至少5家,相关的专业医疗资本也日益涌现。在此前提下,沉淀下来的2000多家企业医院能找到出路吗?

“企业医院剥离2018年大限已至”“2000多家企业医院迎来改制潮”……在2018年年末,相关消息不绝于耳,企业医院剥离似乎在2018年触碰到了政策时间红线。然而,将观察周期拉到更长的时间维度,现实情况与之呈现出明显不同。

“2018年”这个政策时间节点首次进入到企业办医院剥离的官方文件是在2016年。2016年,国务院发布19号文件明确提出“2018年年底前完成企业办医疗、教育机构的移交改制或集中管理工作。”但到次年的8月25日,由六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却要求“2018年年底前基本完成企业办教育机构、医疗机构集中管理、改制或移交工作”,“基本”二字体现出政策对于企业医院剥离放松了时限。

企业医院剥离自2002年便已经开始,但至今都未能完成。中国医院协会企业医院分会的统计显示,至2017年,仍有2000多家国企医院没有完成改制。这些尚未改制的企业医院,已经成为沉重的经济负担。2017年国资委的数据显示,对于尚未改制的2000多家国企医院,母体企业每年需要补贴100亿元。在此情况下,负责国有资产管理的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国资委”)在2018年重新规划了路线图,意在尽快解决企业医院的历史遗留问题。

而到2018年,企业医院剥离工作进入到白热化阶段。2018年3月8日,国资委发布意见明确提出大型独立工矿区企业办医疗机构,从2019年起不得以任何方式向医疗机构提供补贴。虽然掐断“补贴”的对象限制在大型工矿区办医疗机构而非全部国企医院,但其释放出的加速信号明显。

与此同时,2018年初,国资委企业改革局副局长吴同兴在针对剥离企业医院路径进一步细化时讲到:1/3的企业医院关闭撤销,或转为企业内部的门诊部;1/4的企业医院移交政府,包括移交给地方政府成为公立医院,移交给当地公立医院,少数移交给地方组建的平台公司;1/5的企业医院由国家认可平台资源整合;1/6的企业医院引进社会资本,重组改制。

明确路线图之后,官方也在发布政策之外加紧了相关的规划行动。国资委召集37家中央企业,举办中央企业办医疗机构深化改革座谈会,意在了解中央企业办医疗机构深化改革进展情况,并督促央企办医疗机构加快剥离。

企业医院剥离,无论是剥离方还是承接方意愿都十分强烈,但面对的实际情况却十分复杂。“落地难”已经成为国企医院剥离面临的最大问题,但在社会办医环境日趋向好的大环境下,仍面临转机。

转机

“缺席了医保扩容背景下公立医院快速发展的黄金十年,缺席了超级医院发展的华西模式与郑大一附院模式,缺席了资本支持下的民营专科连锁发展模式,如果把所有医疗机构视作一个生态链,几千家国有企业医院长期处于生态链的末端。”新里程医院集团ceo林杨林近期在其专栏文章中写到。

但到2018年,遗留下来的企业医院在社会办医上有新的机会。按照吴同兴所言,遗留下来的企业医院1/6将认引进社会资本重组改制,而1/5由国家可平台资源整合,最终也有可能移交专业化的国有医疗资本,这对于社会办医而言无疑是一大红利。

企业医院剥离改革转型开始于2002年,而在当时,成熟投资运营医疗健康项目的社会资本还没有成长起来,在此情况下移交地方政府往往是当时企业医院剥离后的首选。但地方政府不会直接接受企业医院,需要解决人员编制安排等一系列问题,这往往需要企业在移交阶段提供一部分的资金,而国营企业本身的经营压力也很大,因此不少移交不成功的企业医院便遗留了下来。

2018年情况则完全不同。国家卫生健康统计数据显示,早在2015年民营医院数量已经超过公立医院,而在多项社会办医政策的鼓励支持下,跨区域大型的专业医院集团陆续涌现,专业化的医疗资本实力也日渐增强。

华润凤凰、北大医疗、晋商联盟、新里程医院集团以及复星医药5家医疗集团旗下床位数已经破万张,而这5家大型医疗集团也在2018年这波“剥离潮”中积极吸纳企业医院,以壮大集团内的医院规模。2018年3月29日,北大医疗产业集团与枣庄矿业集团签署合作建立合资公司,并由合资公司接收了枣矿集团剥离的4家企业医院。6月8日,新里程医院集团也与川煤集团合作,双方规划将川煤集团下属的6家企业医院及附属机构进行重组改制,以打造医疗康复养老相结合的区域医疗中心。

除大型医疗集团之外,资本也是不容忽视的一环。《意见》中鼓励社会资本参与企业医院剥离,并指定了华润集团、国药集团、中国通用、中国国投、中国诚通、中国国新6家“国字号”为托管平台接收剥离的企业医院进行整合。与此同时,辽宁省、河南省等省地方国资委也设立了地方性托管平台,临时接收剥离出的国企医院。

值得注意的是,在托管期间,医院仍然可以进行改制、洽谈资本合作。而其中的优质资产,也可能在整合完成之后成为托管平台中主营医疗业务的平台公司旗下的资产。而华润集团旗下的中信资本,国药集团旗下的国药资本以及中国通用集团旗下的环球医疗皆是在医院项目运营上颇具经验的资本,其接受托管平台盘活剥离企业医院资产的实力值得期待。

资本方介入

虽然社会资本在企业医院剥离大潮中面临机会,但无论从企业医院剥离前与国有企业、地方政府以及医院现有员工的利益协调,还是剥离后医院的资产盘活、实现收益,社会资本都面临很大的挑战。

首先,社会资本收购剥离医院资产,需要协调与地方政府关系。此前,据《财经》报道,济钢总医院2014年被剥离出来后,也曾经想和北大医疗、华润医疗等社会资本合作,但上报的资本合作方案遭到了山东省国资委的反对,最终被收归到济南市卫计委麾下。

其次 ,妥善处理医院现有的职工也是相当大的问题。2018年9月30日,中国航空科技集团设立平台公司整合旗下4家单位医疗资源集中运营管理,并引入华润集团进行改制。该决定遭到了4家单位职工的激烈反对。事实上,中航科技集团医院,很多其他医院在改制中也很容易遭遇到职工反对,甚至一些医院改制过程还因为职工反对而最终搁浅。

再次,企业医院完成改制之后如何盘活实现盈利也是关键问题。很多国企医院都是地方重要的中心医院,在改制前承担着地方公共医疗服务工作。而在改制完成需要配合公益性和收益性。

毫无疑问,直到2019年企业医院剥离工作都没有办法完全完成。但从各种政策信号看,企业医院剥离遗留问题已经进入尾声阶段。

“2019中国医药行业新年展望会”已经结束,欲观看现场视频,请扫二维码下载微解药,已于1月21日上线现场实录。

本文版权属于e药经理人,转载请注明出处。

谷堡门户网站